当前位置:邵东市城区第四中学 > 书香校园 > 心灵旅程 > 正文

勤劳俭朴一生 美德长留人间

——追忆逝去的母亲

来源:学校教师 作者:阳元林 发布时间:2010-07-28 浏览:

  我的母亲姓傅。在我们邵东方言里,“傅”与“佛”同音。正如她的姓氏一样,母亲终身信仰佛教,十分虔诚,每月初一、十五要到附近的天灵观庙堂烧香,每年七、八月要到南岳朝圣,风雨无阻。但遗憾的是,今年她再也去不了南岳,六月初六(公历7月17日)上午10点38分,母亲因病医治无效,在老家仙槎桥镇阳家村长辞人间,享年83岁。老人家勤劳一生,含辛茹苦,用母爱哺育了我们兄弟姐妹八人。如今儿孙满堂,她却驾鹤仙去,正所谓“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在”,母女连心,痛彻心扉。

  我的母亲没进过学堂,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认识,是一个标准的文盲。但她聪明能干、善良贤惠,在本地有口皆碑。在六、七十年代,家里人多劳动力少,生活清苦,她在生产队胜过男劳动力,在家操持全家生活,里里外外一把手,从没有发过一句牢骚。后来家里条件逐渐好起来,但她勤劳俭朴的本性不变,屋前屋后,瓜果飘香,四季蔬菜,自给有余,她耕种的农产品,质量上乘,是真正的绿色食品。她八十多岁仍坚持自食其力,不要子女护理,直到今年清明节检查出疾病,在子女的再三请求下才勉强同意到长沙湘雅医院接受治疗。

  母亲对子女管教十分严厉。我们三男五女八姊妹小时候没有一个不怕她。在外惹了是非,在家犯了错误,都要到娘面前低头认错,接受处罚,否则过不了关。我们长大后才理解母亲当年对我们所实施的是原始的遵纪守法启蒙教育,用心良苦。她对子女及后辈爱得深沉,从不重男轻女。在她病重期间,我的女儿专程从大学回来看望她,她已经说不出话,但意识非常清醒。她一眼认出我女儿,紧紧抓住外孙女的手,一个小时都不放,脸上露出病重以来难以见到的满意的笑容,场面相当感人。

  母亲心地善良,远近闻名。1989年,一个遗弃的女婴被辗转送到我们家大门口。我们家本是一个人口大家庭,对社会上的弃儿,无论男婴女婴均不需要。人家之所以送上门来,就是冲着我母亲的菩萨心肠而来。果然,母亲看到奄奄一息的女婴,恻隐之心油然而生,对我大哥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见死不救平时烧香都是作秀。你赶快去买牛奶,就当自己多了一个女儿吧!”就这样,我母亲身边多了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小孙女。在我母亲的精心呵护下,生命的奇迹出现了:女婴不仅活了过来,而且生长得十分健康滋润。春来秋往16年,小女孩与我母亲形影不离,我母亲待她比亲孙女还要亲。但是好景不长,就在女孩初中毕业那年,当年狠心抛弃女婴的亲生父母在学校找到女孩,要求“骨肉团圆”。女孩见亲生父母家庭条件较好,一时之间也把16年的养育之恩忘得一干二净。我大嫂气愤不过,要与女孩亲生父母交涉。我年迈的母亲深明大义,做我大嫂的工作:“去心难留,由她去吧!我们当初收留她,只是可怜她,本来就不图她的回报。”遗憾的是,女孩回到亲生父母那儿,高中一年级还没有念完就辍学了。得知“奶奶”去世,她也没有回来见“奶奶”最后一面。

  母亲对待左邻右舍,宽厚仁慈,童叟无欺。乡邻有困难,她总是有求必应,凑袋子空(邵东土语,意为倾尽所有)。母亲临终前,取出自己一生省吃俭用余下的近十万元现金,不留子孙,也不带进棺材。她有一个愿望:死后要在家停留一个礼拜,答谢四方乡邻。

  多么朴实的老人!如果母亲在天有灵,现在可以安息了!


上一篇:一次难忘的生日聚会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