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邵东市城区第四中学 > 书香校园 > 心灵旅程 > 正文

心愿

来源:学校教师 作者:阳元林 发布时间:2009-03-04 浏览:

  牛年正月初一,人们都沉浸在新年欢乐祥和的气氛中。整个上午我的手机响个不停,天南海北的祝福电话和短信接连不断。

  从教二十多年,与班主任结下不解之缘,就连产假期间,学校领导也只同意我请人代课,但休假不能离校,班主任要照当不误。我是真正的无产者,借居在姐姐家,但获得的证书有一箩筐,且大多与班主任有关。我早年的学生中现在有当市长的,有当医学博士的,也有当大学教授的,而我这个初中教师却几十年如一日,连教研组长之类的芝麻小官都没有味过,属于群众中的群众,还自我感觉良好,桃李满天下,知足常乐,开心得不得了。

  下午手机渐趋平静。突然,一个陌生的长途电话从云南打来:“阳老师:新年好!我是双凤的李兰亮。老师还记得我这个学生吗?”

  一声遥远的呼唤,把我的思绪拉回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

  “李兰亮?你不是我师范毕业后接手的第一批学生吗?怎么会不记得呢?你还是老师心里一个几十年未曾解开的心结呢?”

  1986年,我来到贫困山区双凤中学担任外语教学兼班主任。山区的孩子懂事早,学习特别勤奋,他们把我视为改变他们命运的幸运之神,充满尊敬和期待。其实我刚从学生成为教师,比我的学生大不了几岁。我像大姐姐一样,课堂上传授书本知识,课后与他们拉家常,吹牛皮,谈笑风生,师生关系非常融洽。

  当时学校条件很差,没有围墙,社会不良分子常到学校惹是生非,甚至晚上到女生寝室外面骚扰,吓得女生们晚上不敢到寝室就寝。学校无可奈何,束手无策。我不知勇气从何而来,毅然搬到女寝室,连睡了两个晚上。也许是邪不胜正,两晚都是风平浪静。说来奇怪,社会闲杂人员从此在学校销声匿迹,再没骚扰过学生。

  我任教的班级不是尖子班,却远远胜过尖子班,成为全乡超强班级。年轻人好胜心强,不免沾沾自喜。唯一感到遗憾的是:班上一个名叫李兰亮的女生中途辍学,令我十分痛心。这个学生乖巧懂事,一副热心肠,是我信任的班干部。没想到初中未毕业,没和我道一声别,便随亲戚远走他乡,打工谋生。当我急匆匆赶到她家时,只见家徒四壁,小弟弟在写作业。卧病在床的母亲递给我一张纸条:“尊敬的阳老师: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忘了我吧,别问我的去向,也别问我辍学的原因。永远爱您的学生:李兰亮”。我当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一向坚强的我只觉得巨石压在心头,沉重得透不过气来。

  送走这个毕业班,我随爱人一起调离了双凤山区,回到了自己的家乡任教。因忙于工作,与双凤基本失去联系。想不到时隔多年,当年的山乡金凤凰变成了大学骄子,他们在走上工作岗位前夕相约一起来看望初中班主任,几经周折打听到我的新的工作单位。当他们十几个人抬着“师恩永念”的牌匾,突然出现在我的门前时,我是惊喜交加。当他们在我的面前谈起当年师生之间的小秘密、同学之间的恶作剧时,笑得那么开心忘怀,我又想起了李兰亮,可同学们仍然不知道她的消息。她的命运如何,一直牵挂着我的心。

  时间过得真快。我离开家乡到城区工作又快十年了。现在已进入了信息时代,多少失去联系的人都通过电话或网络取得了联系。昔日乖巧的李兰亮,你怎么不懂老师的心哪!

  我还沉浸在当年的回忆中,电话那头传来轻声的请求:“老师,我这辈子做您的学生没有做完,也没有做够,不知道下辈子能否再做您的学生。但我有一个心愿:我的儿子今年读初中了,很懂事,成绩也不错,是我全部的希望,我费尽周折才找到您的电话,想把儿子送到您的班上好好培养,您可以答应我的请求吗?”

  “一切包在我身上。”我从未夸过海口,这次在学生面前,我要实实在在当一回英雄了。尽管我知道跨省转学手续复杂,需要领导层层审批,但不管难度多大,我都得一口答应,满足我的“老”学生的小小心愿。

  又过了十天,云南的长途电话再次响起:“阳老师,真对不起,我不能回湖南看您了。昨天我在云南遭遇严重车祸,好在儿子毫发无损,真是上天保佑。我现在医院的病床上给您打电话,我别无所求,一定要把儿子送到您手里,我才安心。儿子今天下午启程,过两天就到。”

  岁月沧桑,人生坎坷,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然而不变的是人间真情。愿我的“老”学生早日恢复健康,愿后辈们平安幸福,学有所成,愿我们的心中再也没有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