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邵东市城区第四中学 > 书香校园 > 心灵旅程 > 正文

难解的红薯情结

来源:学校教师 作者:阳元林 发布时间:2008-11-19 浏览:

  暑假到云南旅游,在火车上随手拿起一张报纸,一则社会新闻吸引了我。说的是一位名叫曲艺的上海女白领,因一次偶然的际遇,毅然辞去相当不错的工作岗位,下海经营红薯叶子的收购、加工和销售,推出绿色时尚的“皇后菜”,深受城市消费者的青睐,事业获得巨大的成功。

  看过这则新闻,我不禁感慨万千。我既欣赏曲艺当初不恋高薪优位、敢闯敢干的胆略和气魄,又对现代都市人深深的红薯情结感同身受。

  我们家有兄弟姐妹八人,老爸是五金厂的普通工人,老妈是典型的农村妇女,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是一个人多劳动力少的“四属户”。 当时生产队里主要按工分分粮食,像我们家这种劳动力少的“半边户”,要用父亲微薄的工资买工分,才能分得最基本的口粮。粮食短缺成了老妈最头痛揪心的一件事。记得那时候红薯是帮助我们度过难关最重要的救命粮。红薯的生长不需要肥沃的土地,也不需要农药化肥,它不像水稻那么娇气,时刻需要充足的水分和养料。它只管默默地生长,要求于人的甚少,奉献给人的却是甘甜的果实。红薯可以生吃,也可以熟吃,可蒸、可煮、可煨,多种吃法,随心所欲。老妈虽是一名农村妇女,但十分精明能干,对红薯浅加工可以制成红薯片片、红薯丝丝、红薯巴巴,深加工可以制成红薯线粉,再与其它食品搭配,美味可口,营养丰富。我们兄弟姐妹虽然难得有白花花的大米饭可吃,吃红薯照样吃得有滋有味,身体健康。

  弹指一挥间,三十年过去,缺衣少吃的年代渐成遥远的记忆。在这改革开放的年代里,我们兄弟姐妹“八仙”过海,各得其所,成家立业。有的从医,有的从军,有的进机关企事业单位,有的自办实业闯天下。北上北京、天津,南下广州、深圳、香港、澳门,西出西藏、新疆,工农商学兵,各行各业到处都有我们兄弟姐妹打拼的身影,甚至走出国门,发展到海外。更可喜的是,后辈们不忘艰苦奋斗,学业有成,事业兴旺。我排行第七,师范毕业后走上教育岗位,工作二十多年,如今也是桃李满天下。只有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固守老家,哪儿也不愿去。每逢年节,“港澳同胞”、“海外侨胞”都从天南海北回到老家,话题不再是温饱问题,而是养生健身之道,谈论的是中国大米、泰国大米、日本大米口感的细微差异。在这方面,大姐年纪最大,又是一位久负盛名的医师,她的意见最具权威性,往往代表我们兄弟姐妹先进饮食文化的前进方向。一次她向我们推荐一道有名的小菜:红薯叶子。起初大家都不以为然,总觉得红薯叶子是用来喂猪的,人怎么能吃呢?大姐耐心解释说,红薯叶子营养丰富,味道鲜美,还能防癌抗癌。并亲自示范,做了一道红薯叶子的小菜给我们吃。不吃不知道,一吃忘不了。我回家按大姐介绍的烹调方法炒了一碟红薯叶子,也被吃个精光。想不到当年漫山遍野的红薯叶子,原来如此美味可口,这是我们做梦都没有想到的。现在,红薯叶子已成为我们家的家常菜,有时还用来招待嘉宾呢!想来我们的大姐真有先见之明,她所推荐的红薯叶子比上海女白领推出的所谓“皇后菜”要早好几年呢!

  虽然红薯作为人们的主食早已退出历史舞台,但作为点缀食品却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青睐。如今到街上漫步,偶尔可以闻到烤红薯的香味。我对商店里面琳琅满目的烟酒饮料、糖果副食缺乏兴趣,却对小摊上的烤红薯情有独钟。每次路过,都经不起诱惑,总有一种要尝一尝的冲动。现在街上卖烤红薯的越来越多,想必像我这样的“红薯大王”不是个别。这到底是一种时尚消费,还是一种怀旧情结,我也说不清楚,也许两者兼而有之吧。